首页

搜索

第189章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和离!”轩辕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娘子,我究竟做错了什么,你那次不是已经原谅我了,三年了,这三年里我每天都在祈求你的谅解,求你回心转意,可你一直不肯。现在你居然要和我说和离。”轩辕冷异常的委屈,

    之前那个霸道冰冷的轩辕冷早已经烟消云散,应该说在夜阑的面前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这三年来,外人都很羡慕七王爷和王妃之间的感情,只有轩辕冷一个人才知道,娘子根本没有原谅他。

    甚至他能感觉到,她的内心深处,有根刺一直盘桓在那里。

    只是,任凭他想破了头,都想不出究竟是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夜阑显然不想和他多做纠缠,不理睬他的抗议,从他的身边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“和离书还是你来写吧!不管怎么说,你都是一国的皇上,应该有尊严的。皇上,这里是青楼,请你不要再来了。你该有你自己的三宫六院,不能和我这个青楼的老bao子有什么瓜葛的。”

    淡淡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,在轩辕冷的耳边盘旋,

    当轩辕冷再回眸时,夜阑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夜阑一个人离开澜熙楼,晃晃悠悠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走。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出了城,到了城外的一处桃花林里。

    “这里,我怎么好像来过,只是,那时候还没有这片桃林吧!”夜阑有些诧异,

    不过她的方向感向来很差,因此到底自己是出的哪个城门,她也有些不大记得了。

    此刻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,那满林子的粉红花瓣飘飘荡荡,微风拂来,带着股淡淡的幽香。

    忽然林子深处响起了一阵悠扬的琴声,忽隐忽现,透着无尽的缠绵情意。

    夜阑迟疑了一下,还是举步朝着琴声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桃林深处,在一大片的空地上不知何时盖起了一间竹屋。

    而那琴声正是竹屋前一个女子的杰作。

    女人穿着白纱罗裙,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背后,一根白色的带子紧紧的束着。

    头微垂,专注的看着眼前的琴,长长的刘海遮挡了她的面容,让夜阑看不清楚她的容貌。

    当夜阑出现时,那女子也抚平了琴音,缓缓抬头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瞬间呆愣,她们看到的,是另外一个自己,犹如照镜子一般,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容貌。甚至连气质都有几分的相似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,你是谁!”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弹琴的女子,正是香脂。

    香脂不是第一次见到夜阑,但那时候的夜阑被毁了容,是一张狰狞的丑颜。

    夜阑也见过香脂,而那会的香脂是个杀手,蒙着面巾。

    因此,两人真正的见到对方的容貌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“香脂,是谁啊!”一道温柔而又熟悉的声音响起,从竹屋里走出一袭青衣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“是你!”夜阑和那男人同时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,你不是已经死了!”夜阑低呼。

    那男人却莞尔一笑:“这桃花林里可是有朝廷的高手看守的,或许只有你才能被放行吧!”

    夜阑微楞了片刻,顿时了然。

    曾经觉得他死了可惜,现在才知道,原来他没死,只是,夜阑环顾了这个竹屋和四处的桃花林。

    恐怕他这一辈子都要生活在这里了吧!

    “不用为我难过,这样,挺好的,尤其是有香脂陪伴!”男人轻柔的低语,看向香脂的眼眸里,是浓浓的柔情。

    “香脂是自愿为我留在这片桃林里的,这辈子,她就是我唯一的妻。”男人轻笑,笑容中没有丝毫的苦涩,只有平淡和安心。

    “那,锐王呢!”夜阑猜,既然他都没事,锐王或许也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“他原本也和我一样在这里,皇上毕竟感念手足情深,前几天皇上驾崩,父亲心灰意冷,主动要求去看守皇陵。新皇恩准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,的确很好!夜阑的心忽然有些轻快起来。

    谁说皇家无情的,轩辕昊天和锐王,轩辕冷是十七之间,不都是情么!

    他们当初要偷着留下两人的性命,要冒着多大的风险啊!好在,两人都没有让他们失望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来这里,轩辕冷就要登基了,你也应该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了。”十七歪着头问。

    他对夜阑很了解,从她眸间落寞的神色上已经看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“我,我们和离了!虽然还没有出具文书,但我已经决定了,也告诉他了。”夜阑故作轻快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这样不似你的性格,你不该如此轻易的放弃啊!难道七哥又做错了什么惹你生气么?”十七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他做的很好,而且,我也相信,他会是一个好皇上。”夜阑低语,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还!”十七实在想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,因为我不能容忍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。他是皇上,是属于轩辕皇朝的,也是属于三宫六院的。”夜阑落寞的开口。

    这些话,她不会对轩辕冷说,更加不会对暮秋说,因为说了,他们也不会明白。

    但她可以对十七说,她知道,他一定会懂得。

    三年了,这三年夜阑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情感。

    她早就原谅了轩辕冷,只是,她很清楚皇上快不行了,纵观那些皇子,最终能上位的只有轩辕冷。

    因此她压抑自己的情感对轩辕冷淡漠以对,只因她怕自己真的陷进去。

    如果有了孩子,如果给了他希望,她就真的不能全身而退了。

    那个皇宫,是夜阑无论如何都不会去碰触的。

    一朝入宫深似海,再回首已经百年身。

    夜阑就算可以抛弃骄傲和尊严,也不能容许自己和别的女人为了一个男人而争宠。

    夜阑的话让十七有了片刻的怔忪,好半响才了然的点头。

    爱一个人,真的容不下一粒沙子的。

    “那,他会同意么?你就不怕再伤了他的心?”十七问。

    “他,现在已经不再是轩辕冷,而是轩辕皇朝的皇上,已经容不得他不同意了。至于伤心,或许开始会,但有了那三千佳丽相伴,慢慢会忘记的。”

    夜阑没有说的是,就算不忘又能如何,这世界没有十全十美的,每个人的心中总会有或多或少的遗憾吧!

    十七愣愣的看着夜阑,心里却说不清楚该是开心还是悲哀。

    香脂缓缓走到十七的身边,捏了捏他的手掌。

    一双如水的眸子清冷而专注的看着十七。

    十七莞尔一笑:“我没事,只是替七哥感觉遗憾。”

    “七嫂,不管怎么说,你都是我的七嫂,我们夫妻只能在这里生活了,如果有空,就多来看看我们吧!”十七轻笑,至于七哥的事,他不想管了。那应该是七哥自己去头疼的。

    现在七哥已经不是傻子,那么聪明的脑瓜不用留着干嘛。

    何况,看着轩辕冷为情所苦,所迷茫的样子,十七的心情忽然飞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夜阑也不便多做停留,说了有空会再来,便离开了桃花林。

    回到澜熙楼时,轩辕冷已经走了,还有几天就是登基的日子,他太忙,今天出来一次,也是偷空的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的划过,转眼之间已经是轩辕冷登基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按照轩辕皇朝的祖列,新皇登基是要祭天的,然后在天坛公布新皇的旨意,并且册封后宫和新的大臣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这个过程百姓们也可以远远的观看。

    这天早晨,夜阑刚刚起床,便被暮秋给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身边还跟着曼珠沙华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嘛啊?”夜阑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新皇登基,你一定要去的。”暮秋拉着夜阑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我和他都和离了,还去干嘛啊?”夜阑不悦的想要甩手,

    忽然,身上一阵麻软,双脚差点站立不住,被一边的曼珠沙华给扶住了。

    “暮秋,你给我下毒!”夜阑瞪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