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

第一百八十九章

    听了楚雄的话,叶氏认真思考了一会儿,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,也是,阿娇那个小人精,旁人若想忽悠到还真的是很难。

    “不过娘子,既然阿娇已经回来了,我是不是也可以……嘿嘿,可以回房睡了呀?”想到某件事情,楚雄嘿嘿的笑着,微微挑了挑眉对着叶氏笑道。

    回房睡?怕是还没睡醒吧!

    明了楚雄话中的意思,叶氏没好气的瞟了他几眼。轻声说道,“相公不行啊,再过些日子就是阿娇的出阁日了,还得筹办阿娇的亲事,这样一来本来就很累了,晚上若是你再闹我,那我还要不要休息了?”

    “啊?”看着叶氏一本正经的解释,楚雄目瞪口呆,他没……没听错吧?

    女儿已经回来了,结果他还是要一个人独守空闺,不能和娘子同床共枕做些羞羞的事情,这样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!

    因着这事,楚雄一连三天都黑着脸。

    上早朝的时候还险些把众位大臣给吓了一跳,深怕自己哪里得罪了楚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躺在床上,楚娇无聊的看向屋中摆着的那几盆花草,她回到府都已经第三日了,和穆野也有三日未见了,真是一日未见如隔三秋呀,更何况现在才二月十五,离三月三还有十多天呢,这得隔上多少个三秋去了呀。

    府中虽然有着各种好吃的,好看的衣服珠钗,但是却唯独没有她喜欢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唉,无聊啊!”这般想着楚娇微微叹了一口气感叹道。

    一旁正在剥瓜子的秋月听到楚娇这声叹息,嘴角无奈的抽搐了好几下,“小姐,这是你第三百四十五次叹气说无聊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是吗?”听到秋月的话,楚娇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小鼻子,她真的有叹气那么多次吗?

    “对了小……姐……”秋月刚想到一件事,正准备说出口,后颈突然一痛,整个人顿时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,楚娇吓了一跳,“秋月你做什么呀!”

    往后看去,看到的正是秋月晕倒在地的身影,“秋月!”

    见此,楚娇一脸惊慌的跑到秋月的身边,摇了摇她,刚想去叫人,口突然被一个身形高大的人给捂住。

    “阿娇,是我!”

    就在楚娇无比惊慌的时候,身后的男子突然开口说话道,一边说着,一边放开了捂住楚娇嘴的手,拥住楚娇穆野将头埋在她的脖颈间,“阿娇我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被脖颈间的热气弄的格外痒的楚娇此刻也微微镇定了下来,说实话,刚刚被一个男子捂住嘴的时候,她真的是吓得要死,深怕自己遇到什么江洋大盗,不过好在,那个人是阿野,是她未来的夫婿。

    “你吓死我了。”平定了下自己的心,楚娇娇嗔道。

    能够在这个时候看到穆野,楚娇自然是十分欣喜的,只是……为何他进来的时候一定要打晕她的丫鬟?想到这里,楚娇狐疑的看向穆野,“你来找我就是,为何还要打晕秋月?”

    秋月是她的贴身丫鬟,遇到什么事情总是会为她保守秘密的,阿野打晕她作甚?

    “我……一时手快!”听到楚娇的话,穆野很是尴尬的说出了自己为何打晕秋月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能说是因为话本上都是这么写的麽,若是哪家公子想要去会自己的心上人,第一件事就是打晕心上人的贴身丫鬟,然后和心上人互诉衷肠。

    可是为何,感觉在他这,画风就那么不对呢?

    楚娇“……”厉害了,这个理由很好很强大!

    “阿娇,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,就差你嫁给我了。”搂着楚娇,穆野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来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再过些日子阿娇就会是他的人了,穆野就控制不住自己满心欢喜。

    若是阿娇嫁给了他,他恐怕一定会沉迷闺房之乐无法自拔,阿娇弹琴他作画,或是她随风起舞他吹箫伴奏,然后再生一儿一女,凑成一个好字,想来这一生定然圆满了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穆野低笑着不自觉将自己心中所想的事情给说出了声。

    楚娇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穆野的话,楚娇嘴角微微抽搐,补刀道,“你想多了,我弹琴你作画,你确定到时候你还活着吗?没有被魔音灌耳?而且生一儿一女你确定?女人生孩子可是一只脚踏进鬼门关,你想让我两次踏进鬼门关?还有,怀胎十月再加上坐月子六十天,夫妻可是不能同房的,你确定你能够忍住?”

    穆野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