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

第一五零章 黑袍自山巅落,一拳一个

    安平公主墓,九层。

    李慕的身躯,被天道规则幻化出的一把古剑刺穿后,便瞬间湮灭。

    冰冷的墓室中,光辉散尽,一件染血的残袍,飘飞着落入了棺椁之中,恰巧盖在了安平公主的尸体上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一把锈迹斑斑,尽染敌血的断剑,自空中瑶瑶坠落,插在了棺椁旁的石板地上。

    残袍、断剑,这便是天下第一剑仙,战死在上虞县时,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痕迹。

    棺椁中,那模样瞧着倾国倾城的安平公主,在残袍盖于自己尸身的那一瞬间,竟皮肉迅速干瘪。

    她的容颜不再,风华不再,仅仅片刻,就成了一具染着世间尘灰的枯骨。

    安平早已死了数十年,却直到这一刻才闭眼。

    历史的车轮滚滚碾过,岁月匆匆,王朝更迭,

    世间没了剑仙,也没了那个恋爱脑的小公主,有的只是荒山孤坟,此间居两人。

    不远处,任也亲眼目睹了这一切,心中情绪更加悲恸。

    他试着凝聚意识,提起了念头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那原本静静置放在地面上的棺盖,突兀飞起,又严丝合缝地落在棺椁之上,令其闭合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任也再次思绪沉淀,继续感知着清凉府的“未知地带”。

    意识飘远,慢慢掠过大山与江河,那一草一木,山野走兽,蝇虫飞鸟,都尽在俯瞰之中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终于,向远延伸的一道意识,重重地撞在了一堵“迷雾”墙上,不能再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到了此处,任也的意识,已窥探完清凉府全境。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已大功告成,内心极其兴奋。

    “只见了众生,还未见天地。”徐老道的声音在耳中响起:“向天地散发感知,这便是最后一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,山脚下的喊声已连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朝廷阵营的三千神通者,先前并未参战,全是满血满蓝的状态,所以在连续冲击后,很快便打穿了峡谷道的防守。

    守岁人只能且战且退,慢慢靠向清凉山。

    现在,对于守岁人一方来讲,有两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。

    好消息一:距离任务结束,只剩下不到一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好消息二:李慕一剑定甲两万六,让朝廷的凡人兵丁们,几乎全部退出了战斗。也就是说,他们没有能力在进攻清凉府城了,守岁人也不用分出精力去管府城,只全力防守清凉山的公主墓便可。

    坏消息:战至此刻,守岁人的玩家,至少力竭了百分之八十,很多人的星源力已经不足以支撑自己展现神异了。且峡谷道出口被打穿后,敌方的三千神通者,就立马兵分数路扑向清凉山。

    没了谷道的狭窄和逼仄,周遭尽是大空地,那仅仅靠着近五百名守岁人,想要进行拉网式的防守,肯定是不现实的。

    逐渐,朝廷阵营的三千玩家,在相互拉扯间,已有数批人率先抵达了清凉山脚下。而从这里看,山上也尽是守岁人的防御空白地区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还别说,这朝廷的五万兵丁,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啊。”一名三十多岁的混乱阵营玩家,头上戴着个发箍,有些娘娘们们道:“没有他们在前面当炮灰,我们真不会冲得这么顺利。你看这多好啊,山上现在根本没有多少守岁人在防守……咱们先冲上去,直接给怀王一血拿了,肯定能得到最高奖励。”

    “几把比蚯蚓都细,还动不动就要拿一血。”另外一名目光阴郁的青年,幽幽地回道:“我劝你们这帮狗头丧脑的家伙,最好还是不要高兴得太早。这个清凉府星门太不正常了,刚才也是非常稳的局面,可事先谁能想到……山中来了一剑,竟然能搞这么多人?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,你说谁长几把了?”发箍玩家的思维异于常人,他关注的点不在于细不细,而在于对方竟然说他长了那个脏东西,这简直太可恨了。

    “别说这些屁话了。”另外一个看着正常不少的混乱玩家,皱眉提醒道:“我觉得,小安子说得没错。只要任务还没结束,我们最好不要大意,别小命丧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他说话太难听了,这是人身攻鸡!”

    “别吵了,快走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混乱阵营的二十多名玩家,在简单交流了一下后,就一同冲向了山巅。

    这群人很鸡贼地绕过战斗地点,直奔没人的地方快速冲刺,很快便来到了当初那“有间客栈”出现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从这里开始,便是安平公主墓的区域。但这群玩家肯定不会选择入墓登顶,因为他们也不清楚,墓中是否还藏有机关,是否还藏有未知的东西。

    最简单的办法,就是沿着外部山体而行。因为公主墓九层处,已经有一面墙壁被那把剑穿开,大家从那里进入,便能找到怀王,并狠狠地拿他的一血。

    周遭,不时有战斗声响彻,但大家根本不予理会,只快速奔跑着进入公主墓区域,继续向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盘坐在清凉山顶峰,身穿黑袍的男子,却突然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他感知到了,山下有一群人,踏入了公主墓区域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突兀起身,目光呆滞地看向了山下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只有一个使命,那就是保护公主墓的安全。

    凝望着山脚,他突然拔地而起,竟直直冲着悬崖下方跳跃。

    “呜呜~!”

    急速下坠时,他双耳中尽是嘶吼的风声。但却有些奇怪的是,他的脸颊迎着凛冽的凉风,那皮肤却宛若坚硬的石头一般,竟没有荡起任何波纹。竖起的耳朵,平静的五官,竟也没有受到下坠的惯力影响。

    直直坠落二十多米,他的身体竟十分轻盈地落在了一颗凸起的大石头上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